如何评价分析《心理测量者》?《奇诺之旅》给出了一个靠谱的分析线索

  • A+
所属分类:佳作推荐

小说和动画看多了,总能看到某些作品有些关联,要么人设相似(长得像),要么剧情相似(若有雷同),要么世界观相通(纯属巧合)。最近补番2003版《奇诺之旅》,东灵又体验了一次神奇的关联。

用一部动画去解读分析另一部动画,很有意思。来看看东灵是怎么分析的吧。(PS:过度解读在所难免,无法接受的还请绕道。)

了解人类痛苦之国与心理测量者(Psycho-Pass)

奇诺之旅第一集《了解人类痛苦之国 -我看透你-》中描绘了这么一个国度。这个国度使用了一种沟通机器,让人与人完全相互了解。不需要言语和行为表达,他就能得知她在想什么,真实的想法瞬间就能传递给对方,而且是无法控制的传递。人民都可以知道他人的感受、 他人的想法、他人的痛苦,人与人之间没有秘密,没有谎言,没有沟通障碍。看似非常理想的世界。

心理测量者的一个核心设定:有那么一个西比拉系统(SIBYL SYSTEM),可以测量人的心理状态。每个人的感情、欲望、性格特征等全部被量化,记录并管理。不合格的心理指标就会被强制矫正。人们以“好的人生”(数值完美)作为目标。

小结:二者都是实现了无障碍看穿人心。何其相似,虽然后者没有前者那么彻底和互联互通。

看穿人心的社会发生了什么故事?

PP的世界

SIBYL正如其名像女先知一样,她对市民进行数值测量,掌握市民心理,并对他们进行“合理”地管理,也是一个看似非常理想的社会。但是就有人对这个系统表示不服,不满,一心想要摧毁它(以下简称改革派)。而且他们还掌握了系统的严重Bug,西比拉对一些犯罪者无法测量或测量失准。

改革派在动画中都被设定成犯罪者,为了达到目的无恶不作。但是当他们不断揭开了西比拉的真实面目时(有众多独立人格的智能系统——众多人脑攒的管理者),东灵似乎开始动摇了,虽然他们的行为手段不值得学习提倡,但是他们目标似乎是合理的。少数特殊人类组成的系统去操控社会全员是否合理?西比拉是不是真的让人活的不再像个人?西比拉的管理是不是真的出于善意,抑或是它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先知系统的正义性)?西比拉的管理真的会让民众丧失部分自我,用丧失自我为代价换来的和平世界是否值得珍惜等等。讲故事的人真是给观众留了考多思考点。

动画还塑造了一个温和实干的鸽派女主常守朱。女主在得知先知系统的真相后,仍然选择做实事,仍然认同西比拉系统的合法性,但她有自己的底线,即西比拉系统必须以造福社会作为优先目标。

PP两季动画都在引导观众去思考先知系统的正义性、合法性、进化性。对于这个系统是否真的造福了社会表现的并不多,西比拉系统到底把人民幸福指数提升了多少,光看PP剧情是看不出来的。合理性这个问题只能自己去推敲,改革派指出的缺点大多基于他们自身的感受(被无视,成了异类,生活无趣),是极少数人的看法,大多数群众的感受基本找不到。先知系统完美么?这是最大的坑。

奇诺的所见

动画中实现相互理解的机器造就了一个了解人类痛苦之国,它没能按照预期造就一个幸福的理想之国。人们害怕负面情绪伤害到彼此大多选择了老死不相往来方式。负面情感的持有者,会遭人排斥。感受到别人的负面情绪,但是却无能为力,徒增伤悲。为无力去解除他人的痛苦而痛苦。求同存异这种长久有效的协作方式被彻底打破,还没有开始试探就因为过度了解而结束。相当一部分协作变的无法进行,社会发展停滞。情感信息过载,人们忍受不了,甚至精神崩溃。人是有差异的,不全都是圣人。这个了解人类痛苦之国其实是个不幸之国。

解读PP填的坑,心理测量到底有何缺点?

奇诺之旅的感受:完全把别人看穿和完全被别人看穿,都不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有选择性的被人了解(想让人了解的部分就努力被人了解)才好。

互联互通双向了解的系统最终导致了不幸,还能指望单向的系统会带给人们幸福?而且比起双向系统,它先天还有特权问题,信息不对称问题。这么一推演,奇诺之旅算是把这个坑填上了,这种读心的机器系统终将带来的是不幸。

不幸之一

奇诺中群众对于负面情绪的无能为力到了PP中变成了强制纠偏。可是痛苦的情感不是靠送到精神病院去接受治疗就能化解的,治不好直接清除掉那更是悲剧。

按照PP的设定推演一个模型,漫漫人生路,普通群众的色相指标总会有波动,假设每年有20%的概率会变成不合格接受治疗,3%的概率会被判定为被清除对象。不考虑自然出生和死亡的,十年过去,他能存活的几率是0.97的10次方,大概74%,20年存活的几率是54%。这个国家20年被系统处决的人会接近一半。这不是幸福,是恐怖。3%的概率不靠谱,那么换个更小的千分之三,20年存活的概率是94%,按80岁算一生不被清除的概率是79%,一生有五分之一的概率被枪决清除,怎么也乐不起来。

不幸之二

先知系统依照当下的判断去决定一个民众的未来,如学业就业等等,直接斩断了未来的所有可能。这是更大的不幸,毕竟人是会变的。我们自己都不能真正了解自己,又怎能被机器如实的了解呢?

奇诺中有对小夫妻,因为当下的不愉快分开了,因为爱选择了放弃。时光流逝埋藏在心底的爱重新夺回了主导权,他们发现分开的痛苦优胜当初,可是分手已经成了事实,无法挽回。他们怪不得那部机器,毕竟机器是协助,而决定权归他们自己,所以他们只有痛苦。到了PP中决定权易主,这注定先知系统要来背黑锅,相当一部分人的痛苦会被仇恨取代。他们仇恨西比拉,仇恨一切。负面情绪上升,指标变浑浊。要么靠药物控制,要么等着被清除。返回不幸之一的模式。

以上:了解人类痛苦之国给出了一个比心理测量更高级的读心机器,给出了一个比较夸张的后果预测。通过这个预测再反观Psycho-Pass,看的更透彻了。

回到三次元

其实PP骨子里还是在表现日本的群体心理低落现象。日本著名管理学家、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在他的《低智商社会》中,就把低落的一个原因指向了日本推行的“偏差值教育制度”(学力偏差值)。对学生进行能力测试,各项能力数值化。然后找个中间值,个人去和中间值对比就能知道自己在某项技能上的能力水平,然后努力方向就被指出了。导致很多低偏差值的日本学生,过早地产生自我否定意识,从此丧失进取心。是不是很像PP里的心理测量设定?向常守朱妹子学习,要实干,用于打破条条框框。应聘时再遇到心理测试题,根据职位需求去定向填写答案,这是必须的。什么星座血型,于我有用的,坚信不疑,于我无用的,GoTaMaDi。

结尾福利:奇诺之旅给的心法是: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世界并不完美,但却因此而美丽。用这个心态去看心理测量者很重要,上面分析的都是心理测量系统的缺陷,推翻它也未必就有更好的替代方案。用上这个心法东灵色相值立刻回归清澈。欢迎关注,转发,点赞。

weinxin
东灵聊动漫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无广告版更清爽。爱动漫,善求知,涨心眼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