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女郎学姐真的是“薛定谔的猫”里的被观察者?这逻辑大有问题

  • A+
所属分类:经济和心理

东灵聊动漫:上一篇聊了兔女郎学姐的思春期症候群到底象征着什么?这症候群是成长的烦恼,因为烦恼所以引发离奇事件。本篇再进一步聊聊她们引发的神奇事件和矛盾心理。动漫中用物理神兽来解释这些事件,很有意思。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樱岛麻衣

思春期症候群现象为被众人遗忘,被双叶理央用“薛定谔的猫”来解释,不打开箱子观察,猫就处在既死又活的生死叠加态。由此双叶理央说观察者决定猫的死活,然后继续推麻衣学姐是否存在,是由学校的首批观察者决定的。解决麻衣学姐被众人遗忘的方法是让观察者们(学校的同学)重新意识到她的存在。男主当着全校学生的面向“空气”表白,唤醒了观察者们对麻衣学姐认知(强联结),麻衣不再被众人遗忘。

这个故事麻衣成了被放进实验箱等待观察的猫。然而麻衣学姐又是引发事件的人,是她想逃离公众视线才成为的隐形人。既想成为明星,又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这和那猫的处境很是相似,内心处在一个“矛盾叠加态”中,所以说她才是实验的“设计者”,是她的内心矛盾成就了“薛定谔的猫”的假设。

有个细节值得注意,在“麻衣消失遗忘”事件被男主解决之前,麻衣学姐已经决定重返演艺圈,这表明她的内心矛盾已经自行化解。有没有男主的帮助,她都不会消失。

既是被观察的猫,又是创造叠加态观察者。她到底是猫还观察者,圈套圈,挠头。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古贺朋绘

思春期症候群现象为将一段时间重复上演,被双叶理央用“拉普拉斯兽”来解释。这兽计算推演能力超强,能知万物。兔女郎学姐故事里所过的重复时间都是古贺朋绘对未来的“建模”。没得到理想的结果,就会重新来过。这兽能力虽然强大,可是她推演不出自己想要的结果。她想不被现有的朋友圈排斥,可是她阻拦不了那个不长眼的男生去破坏她们的关系。她想和咲太谈恋爱,可是咲太早有麻衣学姐。她能推演未来想去改变别人,可是却改变不了任何人。

古贺看似是个万能的兽,可结果是她又是个万万不能的兽,一个无力感满满的拉普拉斯兽。她向往一个大家都好的完美结局,可是现实里没有,矛盾呀,挠头。

以上,两位女主最终都选择了“成人”,舍弃了那些完美抑或是特别美好的想法,舍弃了理想中的自己,他们选择成为一个更加现实的人。学姐重返演艺圈,你们怎么要怎么拍我就怎么演,朋绘欣然接受了没有完美结局的现实,她欣然离开了原来朋友圈(首图),她加入了新的朋友圈(下图)。

例行福利:理想的自己什么样?就如同乱七八糟的本文一样,也是不清不楚的。舍弃理想的自己,扮演一个与现实妥协的自己,这或许就是成长,治疗思春期症候群的解药。

weinxin
东灵聊动漫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无广告版更清爽。爱动漫,善求知,涨心眼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