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芒阿老师简评:男主搞突破,作者玩圈地,故事内外的两种态度

  • A+
所属分类:动漫与社会

再聊动漫《埃罗芒阿老师》,轻改福利番,原作是伏见司著作、神崎广绘制插画的日本轻小说作品。

简介:故事男人公是写轻小说的,高中生兼轻小说作家和泉正宗。女主是她家里蹲的妹妹和泉纱雾。很巧合,正宗突然发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事实,天天在家不出屋的妹妹正是和他搭档的插画家“埃罗芒阿老师”,是个能画出“非常棒的杀必死”插画的人。关系从妹妹变成了合作伙伴,正宗身边的青年作家朋友们也多了起来,酸酸甜甜的青春爱情故事就此展开。

恋爱和轻度后宫番的套路,第一季结尾有段精彩的回忆,揭示了兄妹二人走上创作道路的缘分。把这部网盘边缘的动画向光明世界大大地推了一把,讲故事的好手法,值得存档留作参考。要不是这个结尾,没准就烂在网盘里了。

此番东灵君是跳着看的,除了开头结尾,还有一部分印象较深。

男主正宗出道以来一直写的都是战斗冒险类的小说,《黑暗之剑》《转生的银狼》系列等等,可是为了“埃罗芒阿老师”,把她的“特技”充分发挥,男主决定改路线,改以《世界上最可爱的妹妹》为代表作的妹系风格。

这个风格切换引起了前辈千寿村征的不满,山田妖精及责任编辑也不认可这个内容转型。怎么看男主的这个写作内容的转型呢?下面要神转折,换风格。

作为写作者,或许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那就是重复过去写熟悉的东西,还是去写新的东西。

“创新,突破边界,当然是去写新东西”,励志鸡汤看多了,对未来充满想象的作者大多会和男主正宗那样,勇敢而自豪地选择去写的东西。这没错,男主就是这么想的。

不过东灵君最近看了篇访谈,对这事又有了新的思考。这是好奇心日报对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金宇澄所做的采访。文中介绍了金宇澄对类似问题的看法。大意是这样的,大有篡改。

从重复的角度看,文学是特别苛刻的,不像画画、雕塑的等技艺。比如画牡丹画的好,可以反复画,稍加变化,就可以一直画下去。但是写小说就不行了,完结了,就要重新开始。一个作品就算是拿了奖,作者也会想以后写什么?怎样不退步?

金宇澄写作圈里的很多作者都是把某一类型的作品写完了之后,转向写别的内容。但写别的内容往往容易走下坡路,因为有些作者脱离了自己最熟悉的部分,会毫无感觉地往前走,最终在弯路上所得无几。

《埃罗芒阿老师》的男主转型之所以没有失败,还在“轻小说天下第一武斗会”拿了第一名,这正是恰好是因为他没有脱离了自己最熟悉的部分。

每年6月左右,坦桑尼亚大草原的青草被逐渐消耗,食物变得越来越少。为了食物,草原上的动物会长途跋涉3000多公里,上演地球上最壮观的动物大迁徙场面。

按道理说,动物应该在食物充足的某个范围内大吃一顿,直到没什么可吃才会迁徙。然而放到写作上,人们会很茫然,觉得“我既然写过了这片地了,总不能再写吧,或者五年前我写过了,五年后应该写别的了”,最终导致离自己熟悉的区域越来越远。

迁徙是个残酷的淘汰过程,大量动物倒在了路上。因为转换写作内容而失败作者的更不在少数。

因此金宇澄认为,文学写作也是可以重复的,他给出了下面的建议:

一个作者已经写了几十篇小说,他就要回头看看,这里边有哪几篇是读者关注的、得过奖的,而哪几篇是从来没人提起过的,或者是写了像是没写过的。这样评定之后,就给自己划定了范围,比如其中有三篇,读者、文学评论者都说好,这就是你最擅长的范围,至于其他没有反响的小说,类似的内容以后就不要去碰了。“你得回到被赞誉的这三个小说范围里来,这块地,就是你的了。”

找到自己的地,反复种,精心耕耘,这同样适用于文学写作。

访谈的观点介绍完了,这么来看,重复和创新都有可取之处,怎么站队,合适站哪一队,还是要拼智慧,看条件。

例行福利:《埃罗芒阿老师》的作者伏见司在作品里塑造了一个转方向成功的轻小说家和泉正宗。现实世界的他以战斗类小说《第13号的爱丽丝》出道,还写过《猫娘姐妹》,不过最终找到属于他的那片儿地却是兄妹题材,《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埃罗芒阿老师》两部作品都动画化,这块地算是圈好了。自我创新转换题材,做重复的事,两种态度在这一部动漫都占了,这真不是个巧合呢。看动漫聊生活,觉得本文有点儿意义?欢迎关注转发。

weinxin
东灵聊动漫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不失联,我们一起聊动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