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杀人团体首领阎魔爱,一面阎魔一面爱

  • A+
所属分类:动漫与社会

如何评价《地狱少女》之分工,业绩考核下的阎魔爱,一面阎魔一面爱

来自地狱的职业杀人团体首领阎魔爱之女神篇里,东灵聊了地狱少女阎魔爱遵守契约的一面。因为要遵守契约,按照委托人要求,她也会把好人或者无辜的人打入地狱。明显很不人道的事情,她也在做。

深想一下,这样暗杀团体,假如需要绩效考核,阎罗王再整个业绩增长要求,会不会变的很可怕?看见有怨恨之人,就怂恿他去诅咒他人,然后收取两份灵魂。

三次元里,这样的现象也不少,比如棺材铺老板盼着多死人,卖口罩的盼着雾霾来的更猛烈些吧。卖杀毒软件的盼着有黑客造个摧毁力高的病毒,而黑客以搞出个摧毁力高的病毒为荣,这样他才能在自己的职业圈里立足生存。伐木工人光头强的努力方向是高效把森林砍光光,实在混不下去了只能以“科学考察”为借口进行捕鲸活动的日本捕鲸从业者。这些现象背后的事实就是,随着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每个人都处在这个庞大分工体系中的一个细小局部。在某些特殊的局部,个人努力的方向难免会与人类的整体福祉相背离。

职业杀人团体首领阎魔爱,一面阎魔一面爱

像阎魔爱这样,所处分工的价值观和整个社会伦理冲突时,阎魔爱又表现出了暖心的一面,反分工的一面。遇到社会伦理上不该被诅咒的对象时,她会想方设法推迟或是阻止契约的缔结,试图跳出契约杀手的角色,站到大爱女主的阵营之中,为人类的幸福做贡献。

比如地狱少女宵伽回忆录《黑色的车痕》这一话,一位孤独的老人想要在老宅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他拒绝动迁成了钉子户,公路设计因为这个钉子户被迫做了修改,出了一段危险的道路,某司机在这段路上出了车祸,司机的哥哥因为弟弟的死开始怨恨这个钉子户,认为这人就是想多要点拆迁费,然后开始地狱通信诅咒他。遇到这种客户,仇恨源于误会,阎魔爱用上了拖字诀,钉子户将死之时,她才出现在委托人身边,刚刚给了稻草人钉子户就死了,契约无效。职业杀人团成员骨女还拿来了钉子户的遗书,解开了误会。这样的例子还有,《笼中鸟》中她多次试图开导情窦初开的小男孩,想要阻止他诅咒家暴男,只不过这次阻止失败了。

阎魔爱,一面是阎魔一面是爱,这个名字值得牢记。当我们被钉在社会分工的一个角落时,具备一种跳出分工想起自己是社会整体一员的意识还真是个难能可贵的。如果你曾经有过这个意识,那快点给自己点个赞吧。

结尾福利:过度执迷于分工会什么样,请回看《地狱少女 宵伽 失散狐仙》这一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